百里空司

情如附骨毒,难解是相思

我……再试试
穿越三部曲第二部,夜蝶,少卡成鼬,秽土鼬灵魂穿越遇到十二岁的卡卡西,又名捡到一个鬼的正确养成方式
设定只有卡卡西能看见和触碰鼬,大概是绑定模式
在小黑屋的边缘试探

【泉扉】镜中花

太久了,他飘荡在这世间太久了。
宇智波泉奈不记得死亡那刻还有没有痛苦,愧疚是有的,不是对宇智波,而是那个被他利用注定背负宇智波憎恨的人,不过无所谓了,那点莫须有的愧疚在他跟在千手扉间身后看着斑倒在千手柱间手下时早就消散无踪。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宇智波泉奈说不清,他已经死亡,但他也还活着。
最初只是自己一觉醒来发现在宿敌屋里觉得有些惊悚,他伸手想把千手扉间从被窝里揪出来,然后他穿透了被子。
原来……不是梦啊。
泉奈花了很久才接受自己已经死亡并且还不能离开凶手十米范围的事实。
这算什么?鬼魂泉奈扯扯嘴角,仗着没人看得见他,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挑衅地看着千手扉间,哦,对了,应该说二代目火影大人。
鬼魂泉奈目睹了很多,他看着自己死后宇智波无奈妥协,他看着木叶出生,他看着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决裂,他看着宇智波斑最后败给木叶两个字。
对,是木叶,千手柱间本人是不会对宇智波斑下手的,但他所有的理智都被木叶占据,宇智波斑算什么?鬼魂泉奈跟在千手扉间身后看着他将自己兄长的尸体当成试验品藏起来时,情绪翻涌像要把他生生撕碎,心脏如同再次鲜活,收缩间咆哮着愤怒和哀伤,他扼住千手扉间的咽喉,幻想自己只要用力就能夺走他的生命。
没有用,鬼魂泉奈收回手,他已经死了啊。
那么……
鬼魂站在所有人都能看见的角落,他站在阳光下,站在人们视之为英雄的千手扉间身前漠然看着人们的表情。
你沐浴在崇拜和希冀的目光中,享受吗?千手扉间,曾经的猛虎匍匐脚下摇尾乞怜。
可是将你送上王座的宇智波又做错了什么?


大概是个开头?讲泉奈以灵魂形式经历三战四战看过所有真相后重生,然后卡bug开挂改变世界顺便泡扉间(千手扉间:????)的故事?哈哈哈万年重生梗

【卡鼬】穿越三部曲之刺心(大卡小鼬)番外

关于占有欲

“那个复制忍者?你们的新火影吧?”入侵者叫嚣着。

 “不过是偷盗他人忍术不值一提的小贼罢了。” 

面前是三名追过来的木叶暗部,入侵者站立枝头居高临下,目前来说优势在他这边,只要能抓住木叶暗部分神瞬间逃脱,这里便再也困不住他。 

双方僵持着,入侵者并不慌乱,地处木叶边界,他的增援一定比木叶快,到时候三名暗部不成问题,怎么都是他赢。 

想到怀里的情报很快就能化成大笔财富,入侵者咧嘴嬉笑。

 “怎么?无话可说?废物火影手下果然也是一群废物。” 

微风拂过,声音自身后传来。

 “本来想用更温和的方法。” 

什,什么!背后一寒,额角冷汗滑落。 

悄无声息,再反应过来面前只剩两名暗部,根本不知这人何时到的身后。 

身体无法行动,唯有意识清醒,那个背后之音仿佛来自地狱深处,召唤灵魂坠入深渊。

 “记住了。”
太刀出鞘。 

“旗木卡卡西。” 

寒铁刺穿肉体,在持刀者刻意的翻搅下缓慢坚定撕裂肌肉和血管。 

“不是你这种家伙有资格评价的。” 

“乌鸦!”见入侵者快要失去意识,同小队成员忍不住开口阻止。 

“放心。”抽回刀刃,名为乌鸦的暗部将还在抽搐的人踢下树。 

“死不了。” 

收刀归鞘,乌鸦略作停顿后转身向木叶而去。

 “接下来的麻烦你们了。” 

“喂!” 

“啊,总是这样。”同队成员拖起地上的半尸体,捆结实了给接应小队发去信号。

 “算你倒霉,居然敢在他面前贬低火影大人。”

 “说起来乌鸦好像特别反感有人污蔑六代目啊。”

 “你不知道吗?”蹲在地上的暗部回头,道:“你居然不知道乌鸦的身份?”

 “什么身份?”那人愣了愣,突然醒神。

 “不会是他吧?” 

“嗯。”

 “难怪了。”

 “走吧,难得不用通宵追捕,交了任务回去休息。” 

木叶村。 

面具推上额边,已经深夜,倒不用刻意避着,鼬慢吞吞走在街上,抬头就能看到木叶最高的建筑,那里还亮着灯,就像灯塔,无论他身处怎样的迷雾,只要抬头就不会迷路。 

卡卡西…… 

跃上瓦檐,从这里望进去正好能看到卡卡西的侧脸。

 “回来了?”卡卡西没回头,手里换了另一份文件。 

走窗户进办公室,鼬站在卡卡西身旁,沉默。

 “刚才暗部汇报。”六代目垂着眸子,视线一刻没有离开文件。

 “你的金缚术他们解不开。” 

鼬抿唇,别开头。

 “一小时。” 

几不可闻叹口气,卡卡西道:“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预料中的沉默。 

有人推门进来,鼬撇去视线,是卡卡西的影分身。

 “今天后勤有准备甜汤,知道你赶不及,去吃点吧,公文马上批完了。” 

“嗯。” 

按木叶的公文数量,卡卡西说的马上通常要以小时计算。待六代目批完公文揉着脖颈抬头,鼬歪在沙发上,手里还端着碗,人已经睡熟了。 

拿开碗,轻轻抱起恋人,不知怎么一向警觉的人居然没醒,卡卡西踢上门从窗户离开办公室。 

身体陷入床铺时鼬醒了过来。

 “吵醒你了?”挂好外袍,卡卡西重新回到床边。 

鼬摇了摇头,伸手将恋人拽倒。

 “我去洗澡。” 

“先睡觉。” 

抱紧了不撒手,鼬知道卡卡西已经很累了,现在放他去他可能直接睡浴室里。

 “好吧好吧。”卡卡西拉过被子裹住两人。

 “鼬的请求,从来都让人…难以……拒……绝……” 

如鼬所想,话音未落卡卡西已经睡着了。

 “晚安。” 

额头相抵,心满意足闭上眼睛。

 “你是我的。” 

我会陪着你,你的现在,还有将来,直到你有能力保护你想保护的。 

年幼时卡卡西对他说过的每句话都很清晰,历经时光沉淀出温柔的味道。 

现在我有能力保护你了。 

鼬往卡卡西身边蹭了蹭,恋人本能地将他拥进怀里。

 所以,不准离开我身边。


嗯,惯例ooc,设定是六代目穿越回三战时各种钻空子金手指改变别人死亡的主线,全员存活(除了晓)设定,嗯,番外时间点是四战结束后两人同居没领证。
正文大概会重修,原来发文的号换了电话就登不上了,烦( ̄^ ̄)ゞ

【亮云】《你好,陌生人》(4)

遇到他之前的所有时光都是虚度光阴。 

——仲夏何人入梦来 


男人抽回被小奶猫抱住的手指,站起来,冲诸葛亮笑道:“进来坐坐?” 

诸葛亮意识到他应该是身后咖啡馆的老板,话一出口却变成:“不应该先来个自我介绍吗?” 

内心小人捂脸哭泣狠狠抽打自己,这算什么开场白! 

男人愣了愣,然后笑得更灿烂了,诸葛亮被他的笑容晃得眼花,只想一头扎进南极冰雪中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叫赵云,阁下怎么称呼?”

 “……诸葛亮,你叫我孔明好了。” 

色令智昏,一个没注意诸葛亮连自己没几个人知道的字都抖出去了。

 “那……孔明你要进来喝杯咖啡吗?” 

破天荒的,路人在一天内更新了两条便签,比起第一条悲喜自由的天气,第二条显然更符合路人一贯的慵懒。 

简简单单的木质圆桌,岁月将桌面渡成哑光,两杯咖啡,还能看到温差描绘出丝缕热气。

 路人说:你永远不知道命运将带给你怎样的惊喜。 


路大我的爱:首杀!我天!我看到了奇迹! 

上单妲己:我一定是打开了假盒子!为大大疯狂比心心! 

一千个扁鹊:吓得我风油精都掉了,这一定是个假的路大大! 

…… 

诸葛亮没看后续,他放下手机,专注看着一个柜台之隔的人给蛋糕挤奶油。 

赵云的手很漂亮,十指修长骨节分明,这样一双手做什么事看起来都赏心悦目,诸葛·滤镜叠加max·亮满足地想着。 

“孔明刚到这个城市?”

 “嗯,第一次来,以后可能会长住。” 

“是吗?”赵云将蛋糕端到诸葛亮面前。

 “那……也算有缘了。” 

“什么?” 

男人没回答,径直走向后厨,不多时捧出个平板。

 “虽然还没怎么修,但已经不知如何下手了。”

 他将屏幕转向诸葛亮,修图界面,背景已经被部分模糊化拉长纵深,男人拖着行李箱,长围巾被风扯出一个小弧度,看起来匆忙而不失优雅。 

诸葛亮愣了愣,照片里的人是他每次路过镜子都会看见的脸。

 “早上,在车站。”赵云解答了他没出口的疑惑。

 “很抱歉没征得你同意就拍了照,那时只想到捕捉你的身影,孔明身上有种让人无法忽略的光芒。”

 正是中午,阳光褪去晨起的慵懒更加热烈了些,一滩金色泼洒在桌面上,空气里跃动着缘分的妙不可言。

 诸葛亮摇摇头,搅碎羽毛拉花。 

“云一定没给自己拍过照。” 

明明是你被上天恩赐一身金色羽披,见到我的那刻,羽披碎屑遮住你的眼睛才将我拉进你的错觉。

【亮云】《你好,陌生人》(3)

愿世间所有相遇都以美好终局。

 ——梦千年 


诸葛亮到岗李白可算松了口气,虽然他这校友主修量子物理,但李白一直知道如果诸葛亮投身商业将会成为多么耀眼的存在,他眼光独到会抓时机,能拢人心嘴上还一套一套的。 

人和人的头脑……想起张良的话,李白捂脸,他俩绝对不是人,绝对! 

诸葛亮自然不知道李白在想什么,时下他捏着下季度公司的广告企划正皱眉。

 “有问题?”李白看诸葛亮眉间皱纹能夹死蚊子心里直打鼓,做企划案那天正好新酒开窖,他一高兴多喝了几杯,第二天醒来就发现企划成了现在的样子,还没等他思考完怎么补救诸葛亮就来了。 

李白已经准备好在诸葛亮摔门而出瞬间抱住大腿喊大佬不要抛弃我!他暗搓搓想要不要掐自己一把再逼出点眼泪花好博取同情。

 “还没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诸葛亮狠狠吐了口气:“不过你们公司企划部可以换人了。” 

“是咱公司。”李白小声纠正,被诸葛亮轻飘飘看了一眼,秒怂。 

苍天啊大地啊还有没有人权啦!没理会在角落画圈圈的某人,诸葛亮面无表情离开办公室。

 说好的霸道总裁呢?李白觉得自己的人设有点崩,等他从画风崩塌的悲伤中缓神时诸葛亮早没影了。 

新员工到岗第一天就放老板鸽子怎么办?急,在线等。 

诸葛亮当然不会无故旷工,李白醉后诗兴大发,通篇行草带狂草的纯手写企划案让他头疼不已,不过他也注意到企划截止日期,三天后,再逼那家伙重写肯定来不及,只能按他现有企划做些修补了。 

主题还是可取的,战场与酒,酒精与战意一同被点燃,天地与火不分彼此,旌旗摇动嘶喊震天,倒是符合下季度新酒的名字,焚天。 

不过就三天,让他去哪里找杀伐一生心怀柔情的将军啊! 

诸葛亮满怀对李白全家的诚挚问候漫步街头,他一旦陷入思考便会习惯性忽略周遭事物,等他醒神,得,迷路了。 

不知何时已经远离喧闹,这里似乎是老城区,自带时光沉淀后的慵懒,仿佛时间流动都慢下半拍,诸葛亮索性慢下步子,这样平和的环境很难让人生出紧张感。 

下个转角,他与命运不期而遇。 

传说爱情会在遇上命中注定那人的第一眼来临,一眼万年。 

男人正蹲在一家咖啡馆门口逗猫。 

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一根深蓝色额带在碎发间影影绰绰,年轻,温和,阳光,诸葛亮突然词穷,好像什么都无法形容那个男人在他眼中的样子。 

男人显然感受到了诸葛亮专注的视线,回头,视线相交,他露出笑容那刻诸葛亮觉得自己心跳都停了。 

如果这不是一见钟情就让李白一辈子单身吧! 

李白:??????Excuse喵?

【亮云】《你好,陌生人》(2)

实在看不懂APP设定就当成不能撕逼的微博好了,恩,就这么简单粗暴


2
当你按下发送键时一定不知道我在接收那刻陷入热恋。

                                             ——桃花不及情

诸葛亮关掉APP,糟糕的城市交通让他已经在出租上耗光一半手机电量,然而距李白的公司大概还有两条街。 

刚取得博士学位回国,凳子还没坐热李白这厮不知从哪得到消息,乐颠颠向诸葛亮挥出橄榄枝,虽然诸葛亮并不知道量子物理和假酒的生产制造有什么关系,不过这能成他回绝不喜邀请的挡箭牌,于是他脑子一热就来了。 

现在?后悔好像有点晚。 

又过去一刻钟,诸葛亮终于站在公司门口,李白的品味一如既往值得吐槽,青莲酒业这么俗气的名字也就他想得出来。 

呼了口气,诸葛亮步入大厅。

 “您好。”前台检查过他的证件后将他引到员工通道。

 “boss的办公室在第十七层。”

 “谢谢。” 

十七层只有一扇门,诸葛亮十分不客气直接推门而入,正聚精会神玩手机的人被吓了一跳。 

“诸葛?大佬你可算来了!再不出现我都以为你给人绑架了。” 

坐到李白对面,诸葛亮似笑非笑:“先不说我,刚你看什么呢一脸春情荡漾。”

 “有吗?”李白摸摸脸自言自语道:“大概是最近又帅了。” 

行,我认输!诸葛亮摆摆手,趁李白不注意抢了他的手机。 

熟到快能画出来的界面,《你好,陌生人》。

 “你也玩这个?” 

“嗯。” 

“几张照片也能看出暗恋的效果,啧啧啧,李白,你最近没祸害小姑娘吧?” 

诸葛亮嘴损不是一天两天,李白翻个白眼不跟他计较,抢回手机无比严肃认真道:“诸葛,我还真恋爱了。” 

“噗咳咳咳!什么?大哥你别逗我!”诸葛亮觉得今天自己出门的方式可能不太对,号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李白恋爱了? 

“是啊,当他按下发送键时候一定不知道我在那刻陷入热恋。” 

李白一脸少女思春的模样惹得诸葛亮牙疼,突然觉得这人刚说的句子有点熟。

 “怎么样?是不是被我的深情打动了?”

 “别闹,我就在想你刚说的话我好像在哪听过。”

 “盒子上啊,桃花不及情的新便签。” 

就说怎么这么熟,诸葛亮想起自己低电量报警的手机,关掉APP前看的最后一条便签就是这个。

【亮云】《你好,陌生人》(1)

现代设定横切竖切怎么切都是套路亮X好到无法形容暖男云,傻白甜相遇恋爱故事一见钟情设定,在这里无脑甜就是通篇无脑还甜的意思,还有人设崩坏总是在背锅白X外表高冷内心高冷就是高冷信,不接受撕cp


我爱下雨天,温度让甜变得不那么热情,全世界都融化在宁静中。

 ——路人

五步送一血:沙花!总算抢到一次大大的沙发了!激动! 

千里送超神:板凳!好久没看到大大更新还以为大大撕盒了QAQ 

全场最佳:来晚了躺地板(╥╯^╰╥),楼上说的不错,路大大已经十八天六小时五十二分钟没更新!望眼欲穿。 

…… 


这是一款名为《你好,陌生人》的社交软件,唯一宗旨是让大家发现生活的美好,你可以在上面分享所有让你觉得快乐、幸福、温暖或心灵宁静的人、事和瞬间,也可以发泄悲伤,接受大家的治愈,唯独愤怒决不允许被带入此间,也因如此,APP初面世的短短一个月内就拥有了过千万下载量,每个用户都得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盒子”,人们亲切称呼彼此为盒主,在此间交流幸福。

 路人是美食版块大手盒主之一,进驻《你好,陌生人》不到半年就拥有数百万粉丝,几乎每张便签都有过万评论和点赞。路人很高冷,从不回复任何评论,但这不影响粉丝对他的喜爱,因为他的便签足够精致,一张照片配上与主题相符的一两句评论,简简单单却让人感到满足,而且他的拍照技术绝对算得上专业级,角度光线布景拿捏得当,每张图片中的美食都令人垂涎欲滴。

 新便签瞬间被推到热度榜首,照片中雾气蒙着半边玻璃,依稀能看到外面灰蒙蒙的天和雨滴,原木色桌上白瓷盘托着草莓慕斯,明艳的红与暗色背景形成鲜明对比,路人所说的宁静就像慕斯的甜,透过屏幕从口腔融进心里。

 李白放下手机,点赞不留名。还没等他拿起笔,特别关注新便签提醒惊得他差点弹起来。

 逆鳞更新了?!

 逆鳞同样是大手盒主,与路人不同,他的便签只有照片,而且近一半是沉重主题,例如战后的村庄,雪灾后的农田,无助和绝望通过照片原原本本传递给每个人,但就是这种踩着删除红线的主题让他拥有不下路人的人气,他的每次更新间隔很长,每次都能在人心上重重一击。

 这次逆鳞的照片很简单,一片海,黑色的,昏暗天空中挂着一只病怏怏的海鸥,太阳同样病入膏肓,夕日余晖甚至无法涂染那片海。

 大概是某个被污染的港口吧,李白这么想着,还没等点赞,另一条更新提醒覆盖半个屏幕,是人际板块的鱼。 

今天都约好了更新是吧?李白点下收藏,跳出去看鱼的更新。 

公司网比较差,图片还没刷出来,鱼的配字是:你的内心是否有着不同于言谈中表现出的冷漠?

 鱼擅长抓拍,可能是教导女儿拾起路边矿泉水瓶的母亲,可能是将一半盒饭分给流浪狗的流浪者,他镜头里的每个人物都很鲜活,主题也很杂,但给人亲切感,一点一滴的小感动汇聚在一起将沉睡于物欲与金钱的善良唤醒。 

这次会是怎样的人呢?带着好奇点开大图,湛蓝眼睛闯进视野,那人抿唇阅读手中文件,半侧着身,三分之二光线让他有半边身体隐藏在阴影中。

 李白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照片里的人他不要太熟,就是今天说好会到公司报道却到现在都没见人影的他的校友,诸葛亮。

无题就是脑洞的意思

假如他们是彼此相爱的
假如他们都知道他们彼此相爱
假如就算这样泉奈还是必须死



“哥哥,我爱他。”泉奈胸口梗着一团血,说起话来也断断续续。
“正如他爱我一样,我们的恋情为这个时代所不容。”
“我们忠于自己的家族,哥哥,我还是那句话,千手,不可信,千手柱间太过天真,千手扉间并不信任宇智波。”


宇智波泉奈死亡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千手族地,人们扬眉吐气,就差没举杯庆祝宇智波少了一大战力,胜利开始向千手倾倒。
唯有正统的千手兄弟没有笑,同为兄长,柱间能理解斑的感受,而扉间……
千手扉间远离族地,一个人坐在贺南川边。
他还记得他们的第一次,本来不该发生的事情就那么顺其自然发生了。彼时他被宇智波泉奈抱在怀里,明明那是场让身体尖叫的狂欢,但千手扉间却很清醒,而他的宿敌,宇智波的眼神该死的清明。
“千手扉间。”
他抿唇,将那些好听的声音都压在嗓子里。
“我们还会不断争斗。”
“这是千手和宇智波的命运。”
“如果你死了我会娶一个漂亮女人,延续宇智波的血脉。”那个宇智波恶劣地勾起嘴角:“但我死了你肯定会孤独终老。”
他太了解千手扉间了,这个男人有着和外表冷漠截然不同的柔情,只要触摸过一次就成瘾般无法戒除。
“记住,千手扉间,能杀死我的只有你,你的命也只能是我的。”

逆生番外点点点

还是不会用软件排版简直烦
逆生正文太多写不下去番外扔这里算存梗吧
可能还会改


头脑已经苏醒,眼前却还是一片浓郁黑色。
鼬眨了眨眼,阳光照到指尖的温度提醒他现在并不是夜里,大概是卡卡西怕他醒了不知道时间,所以用了这种拙劣方法——他把鼬搬到最靠近东边过廊的和室,拉开了半扇帐子门。
鼬直起身来,阳光弄得他鼻子发痒,卡卡西把角度算得很好,现在阳光刚好撒在手上,随着时间推移会一点点往上,如果鼬是被撒在脸上的阳光唤醒,那么早饭估计要泡汤了。
卡卡西走进房间,看见鼬呆呆坐着,好像还没清醒。
“早上好啊,鼬。”
年轻的omega微微偏头。
“早。”
还是没清醒啊,卡卡西失笑,这样子的鼬实在不多见。
“再忍几天吧。”卡卡西给鼬仔细缠好绷带,想着用绷带还是压迫眼球,要么去油女家讨副墨镜算了,想到鼬带墨镜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笑什么?”看不见,鼬对心性恶劣银发alpha的一举一动异常敏感。
“没什么,只是在想我再不去办公室,该找谁去抓鹿丸。”
“木叶参谋长可比六代目火影尽职得多。”
“能者多劳。”
办公室里,鹿丸打了个大喷嚏,心想今年倒春寒来得似乎早了,关了窗户。
“佐井和井野要结婚,鸣人肯定会回来,所以,还不准备见他么?”
“如果能看见的话。”
“会好的。”
待到夏日祭前夕,卡卡西整天忙得不可开交,鼬眼中的黑暗,也随着时间流逝慢慢消失。
“鸣人他们快回来了。”
卡卡西注意到鼬拿筷子的手僵了一下。
“嗯。”
“总不能一直瞒着吧。”
“食不言。”
和室静匿,只有筷箸触碰瓷碗的轻微声响。
“我本来不该活着。”
卡卡西重重搁下碗。
“下午要去水坝视察,晚上不回来吃饭。”
“嗯。”
待那人匆匆离去,鼬放下筷子默默收起碗筷,将菜倒进垃圾桶。
今天的菜好像放少了盐,没味道,让人失去食欲。

傍晚,卡卡西处理完最后一份公文,看着夕阳发呆。
早知道不赌气说不回去吃饭了。卡卡西苦笑,他可不是鸣人,对一乐没有那样浓厚的兴趣。
还是回家吧。
卡卡西在村里慢慢走着,一天中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段时间。街上行人已经少了,偶尔会听到母亲高声呼唤在外玩闹的孩子回家吃饭,喧嚣即将落幕。
“我回来了。”
没人回应。
“鼬?”
厨房没人,卧室没人,和室书房过廊和院子里都没有鼬的身影。屋子里冷冷清清,卡卡西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鼬开门进来时候卡卡西还在发呆。
“卡卡西?”
拥住熟悉的体温,卡卡西终于安心下来。
“去哪儿了?”
“暗部抓到一个潜入者,似乎被提前施过幻术,鹿丸拜托我帮忙审讯。”
拍拍卡卡西的手臂,鼬好笑道:“我怎么记得你比我还大几岁呢。”
“对不起。”
“嗯?”
“别再让我听见你说自己不该活着。”

给自己写了个生日快乐
虽然已经有了一只,但仍是我最美的生日礼物(。・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