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空司

情如附骨毒,难解是相思

逆生番外点点点

还是不会用软件排版简直烦
逆生正文太多写不下去番外扔这里算存梗吧
可能还会改


头脑已经苏醒,眼前却还是一片浓郁黑色。
鼬眨了眨眼,阳光照到指尖的温度提醒他现在并不是夜里,大概是卡卡西怕他醒了不知道时间,所以用了这种拙劣方法——他把鼬搬到最靠近东边过廊的和室,拉开了半扇帐子门。
鼬直起身来,阳光弄得他鼻子发痒,卡卡西把角度算得很好,现在阳光刚好撒在手上,随着时间推移会一点点往上,如果鼬是被撒在脸上的阳光唤醒,那么早饭估计要泡汤了。
卡卡西走进房间,看见鼬呆呆坐着,好像还没清醒。
“早上好啊,鼬。”
年轻的omega微微偏头。
“早。”
还是没清醒啊,卡卡西失笑,这样子的鼬实在不多见。
“再忍几天吧。”卡卡西给鼬仔细缠好绷带,想着用绷带还是压迫眼球,要么去油女家讨副墨镜算了,想到鼬带墨镜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笑什么?”看不见,鼬对心性恶劣银发alpha的一举一动异常敏感。
“没什么,只是在想我再不去办公室,该找谁去抓鹿丸。”
“木叶参谋长可比六代目火影尽职得多。”
“能者多劳。”
办公室里,鹿丸打了个大喷嚏,心想今年倒春寒来得似乎早了,关了窗户。
“佐井和井野要结婚,鸣人肯定会回来,所以,还不准备见他么?”
“如果能看见的话。”
“会好的。”
待到夏日祭前夕,卡卡西整天忙得不可开交,鼬眼中的黑暗,也随着时间流逝慢慢消失。
“鸣人他们快回来了。”
卡卡西注意到鼬拿筷子的手僵了一下。
“嗯。”
“总不能一直瞒着吧。”
“食不言。”
和室静匿,只有筷箸触碰瓷碗的轻微声响。
“我本来不该活着。”
卡卡西重重搁下碗。
“下午要去水坝视察,晚上不回来吃饭。”
“嗯。”
待那人匆匆离去,鼬放下筷子默默收起碗筷,将菜倒进垃圾桶。
今天的菜好像放少了盐,没味道,让人失去食欲。

傍晚,卡卡西处理完最后一份公文,看着夕阳发呆。
早知道不赌气说不回去吃饭了。卡卡西苦笑,他可不是鸣人,对一乐没有那样浓厚的兴趣。
还是回家吧。
卡卡西在村里慢慢走着,一天中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段时间。街上行人已经少了,偶尔会听到母亲高声呼唤在外玩闹的孩子回家吃饭,喧嚣即将落幕。
“我回来了。”
没人回应。
“鼬?”
厨房没人,卧室没人,和室书房过廊和院子里都没有鼬的身影。屋子里冷冷清清,卡卡西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鼬开门进来时候卡卡西还在发呆。
“卡卡西?”
拥住熟悉的体温,卡卡西终于安心下来。
“去哪儿了?”
“暗部抓到一个潜入者,似乎被提前施过幻术,鹿丸拜托我帮忙审讯。”
拍拍卡卡西的手臂,鼬好笑道:“我怎么记得你比我还大几岁呢。”
“对不起。”
“嗯?”
“别再让我听见你说自己不该活着。”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