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空司

情如附骨毒,难解是相思

【亮云】《你好,陌生人》(4)

遇到他之前的所有时光都是虚度光阴。 

——仲夏何人入梦来 


男人抽回被小奶猫抱住的手指,站起来,冲诸葛亮笑道:“进来坐坐?” 

诸葛亮意识到他应该是身后咖啡馆的老板,话一出口却变成:“不应该先来个自我介绍吗?” 

内心小人捂脸哭泣狠狠抽打自己,这算什么开场白! 

男人愣了愣,然后笑得更灿烂了,诸葛亮被他的笑容晃得眼花,只想一头扎进南极冰雪中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叫赵云,阁下怎么称呼?”

 “……诸葛亮,你叫我孔明好了。” 

色令智昏,一个没注意诸葛亮连自己没几个人知道的字都抖出去了。

 “那……孔明你要进来喝杯咖啡吗?” 

破天荒的,路人在一天内更新了两条便签,比起第一条悲喜自由的天气,第二条显然更符合路人一贯的慵懒。 

简简单单的木质圆桌,岁月将桌面渡成哑光,两杯咖啡,还能看到温差描绘出丝缕热气。

 路人说:你永远不知道命运将带给你怎样的惊喜。 


路大我的爱:首杀!我天!我看到了奇迹! 

上单妲己:我一定是打开了假盒子!为大大疯狂比心心! 

一千个扁鹊:吓得我风油精都掉了,这一定是个假的路大大! 

…… 

诸葛亮没看后续,他放下手机,专注看着一个柜台之隔的人给蛋糕挤奶油。 

赵云的手很漂亮,十指修长骨节分明,这样一双手做什么事看起来都赏心悦目,诸葛·滤镜叠加max·亮满足地想着。 

“孔明刚到这个城市?”

 “嗯,第一次来,以后可能会长住。” 

“是吗?”赵云将蛋糕端到诸葛亮面前。

 “那……也算有缘了。” 

“什么?” 

男人没回答,径直走向后厨,不多时捧出个平板。

 “虽然还没怎么修,但已经不知如何下手了。”

 他将屏幕转向诸葛亮,修图界面,背景已经被部分模糊化拉长纵深,男人拖着行李箱,长围巾被风扯出一个小弧度,看起来匆忙而不失优雅。 

诸葛亮愣了愣,照片里的人是他每次路过镜子都会看见的脸。

 “早上,在车站。”赵云解答了他没出口的疑惑。

 “很抱歉没征得你同意就拍了照,那时只想到捕捉你的身影,孔明身上有种让人无法忽略的光芒。”

 正是中午,阳光褪去晨起的慵懒更加热烈了些,一滩金色泼洒在桌面上,空气里跃动着缘分的妙不可言。

 诸葛亮摇摇头,搅碎羽毛拉花。 

“云一定没给自己拍过照。” 

明明是你被上天恩赐一身金色羽披,见到我的那刻,羽披碎屑遮住你的眼睛才将我拉进你的错觉。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