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空司

情如附骨毒,难解是相思

【王者荣耀同人】风声(架空,多CP)

5、星星和星星碰撞会融合成更美的光还是彼此伤害后陨落?

 

法医楼地下一层。

“跟你想的一样。”鬼谷子脱下橡胶手套,颇为疲惫倒进椅子。

因为狄仁杰的一个猜想他连夜解剖了梦蝶受害者的遗体,还重新查了以前受害者的法医材料。

“伤口和毒只是掩饰,他们都是被吓死的。”

瞥一眼沉思的男人,鬼谷子无奈承认某些时候狄仁杰的直觉比证据还好用。

“你怎么注意到的?”

“因为我也看到了很可怕的东西,就在我看着那只蝴蝶时候。”狄仁杰眉头微蹙。

“没想到你也有怕的时候。”

“当然,我也只是个人而已,肯定会害怕。”狄仁杰松了表情,拍拍鬼谷子的肩膀:“谢了,这些事还是先不要跟上面说。”

“怎么?”

“神秘人横空出世,紧接着销声匿迹多年的梦蝶也回到W市,不觉得很巧合吗?”

“你怀疑……”

“还不好说,毕竟我没有任何证据。”

离开阴冷的法医楼,狄仁杰狠狠抹了把脸,彻夜未眠让他脸色有些苍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想睡一觉,看到玄关的家居鞋狄仁杰这才想起家里还有个李元芳,他昨天整天在警局,好像没给那小子留饭……

不会傻到饿一天吧?狄仁杰走进厨房看到冰箱门上贴着便条,李元芳说今天班里有野餐不回来吃饭。

下了碗面条草草填饱肚子,狄仁杰一头栽到床上开始补眠。

痛苦的记忆会在睡梦中清晰,灵魂被绑架,刻意遗忘也不得解脱。

“怀英快跑!”

女人绝望的喊声还在耳畔,他拼命往前跑,有什么在靠近,明明没有任何阻碍却身陷无路可逃的绝望,他终于忍不住回头,蝶翼遮蔽天空,黑色的,密密麻麻的蝴蝶瞬间将他包裹,他在磷粉中窒息,蝴蝶还不断裹上来,他张嘴想获取空气,蝴蝶涌进口腔堵塞气管,细细密密被撕咬的痛带着绝望淹没全世界。

“不!”狄仁杰坐起来大口喘气,终于从梦中脱身。

桌上,黑色蝴蝶在瓶子里扑楞着想离开,狄仁杰呆呆望着,缓慢抽出藏在衣领下的项坠,人造树脂包裹着半片蝴蝶翅膀,黑色的,与瓶子里的蝴蝶一样。

梦蝶……

擦去冷汗,狄仁杰拨通一串没有署名的号码。

“是我,我想见你,对,半小时。”

与此同时,城市另一边。

总算把堆积的工作处理完毕,李白伸个懒腰,决定去趟酒吧犒劳下自己被外卖虐待三天的胃。

驾轻就熟拐进巷道,Y区是W市有名的三不管地带,这里充斥着暴力和性的美学,没有法律,力量就是至高法则,当然,李白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他只知道这里藏着W市最好的酒。

酒吧都是夜间绽放的花朵,不过林子大了难免有奇葩。

有几个外围女看到李白过来想上前招揽生意,但见李白径直走进城,也就识趣没跟上去。

想在Y区生存只需要记住一条守则,永远不要招惹城。

李白一进门就看见了那头张扬红发。

走到吧台屈起食指敲敲桌子。

“老板不在,讨债改日喝酒说话。”

“老样子。”

酒保连眼神都没给李白,只是探手在吧台下摸了摸,然后一瓶看不出包装的酒墩到李白面前。

起开瓶盖,酒精滑进食道让灵魂兴奋,李白咂咂嘴,果然还是城的酒最合他胃口。红发人还半死不活趴在吧台上,李白看着有趣,伸手去捏他下巴逼人抬头。

“怎么,这酒吧开不下去了?”

“滚滚滚,没见我正烦恼?”

“认识你这么久了,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什么事能让你韩大爷闹得跟失恋似的?”

韩信拍开李白的爪子,不耐烦道:“就是失恋,有问题?”

“哟,哪家姑娘这么大魅力?”

李白又灌下口酒,挑着眼角瞄韩信,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家伙光棍光得跟裸奔似的。

“你都五天十八小时三十六分钟没来了。”

“噗,咳咳咳!”李白拍着胸口,瞥见韩信眼中一闪而逝的狡黠,知道自己被耍了。

拽住衣领把人拉近自己,李白凑在他耳边道:“既然你这么爱我,看不见我都茶饭不思,我就勉为其难收了你吧。”

后厨门打开,高渐离端着两盘意面出来。

“韩信我……”

看清两人暧昧姿势的驻唱嘴角一抽:“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

接着端着面又回了厨房。

眼睁睁看午饭离开,韩信额角猛跳,李白这厮就跟他克星似的,所过之处必定倒霉。

一把推开李白,韩信整整衣领正色道:“今天怎么有空来?”

李白靠回椅子,笑道:“来治你相思成疾。”

“给你三个数,不说直接滚,三。”

“你怎么不相信我对你的爱呢?”

“二。”

“喂,别这样!”

“一。”

“好好好我说。”李白举手投降。

“梦蝶回来了。”

“哦?”韩信耸耸肩:“关我什么事?”

“那贤者呢?”

没错过韩信短暂停顿的动作,李白仰头喝酒掩饰眼中玩味。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