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空司

情如附骨毒,难解是相思

【王者荣耀同人】风声(架空,多CP)

8、有时候,相安无事只因为那些线条还没走到交点。

 

认真上过体育老师的数学课后李元芳往桌上一趴几乎半醒半睡熬过八小时学习洗礼,回家迎接自己的是香气扑鼻的饭菜,前后反差太大一度让他怀疑人生。

突然怕哪天回到家不见了那抹灯光。

“狄警官。”

正给蛋糕脱模的人微微侧头表示自己在听。

“你什么时候走?”

“抓到神秘人。”

“哦。”

李元芳低头扒饭。

“晚上我加班,明天饭菜自己热。”

“好。”

听着关门声,李元芳放下筷子,他早就吃饱了,出于对考生的身体考虑狄仁杰最近都给他变着花做营养餐,超量美味营养餐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李元芳体重与成绩同涨,可喜可贺。

捏捏小肚子,李元芳大大叹了口气,陷入希望神秘人赶快落网又期待他永远不要被抓住的纠结心理。

真不希望狄警官走啊。

视线扫到案板,蛋糕盒静静躺在上面,那是狄仁杰给李白做的,他们打电话时候李元芳听见了,狄仁杰挂着扑克脸狠狠吐槽李白的无理要求,手里却一点没落下开始翻找蛋糕原料。

“所以……因为我是李元芳吗?”

轰隆,原本万里晴空突然阴云密布,李元芳被雷声惊醒。

糟,狄警官没带伞!他慌忙抓起两把伞奔出家门。

大雨倾盆,狄仁杰在雨中狼狈狂奔。李白那个神经病把家安在面临拆迁的老城区,所剩不多的住户导致这边基本没有出租,公交车也不在这里设点。

“狄警官!”

雨伞遮住一小片天空,狄仁杰看着同样透湿的撑伞人,无奈道:“拿着伞怎么不撑?”

“如果撑了伞就追不上你了。”

那样认真的表情,很久没见过了啊,狄仁杰片刻恍惚,回神拍拍李元芳的头,接过他手中的另一把伞。

“走吧。”

“诶?你不是要加班?”

“都湿透了,回去洗个澡睡觉。”狄仁杰说着摸出手机。

“是我,今天我不过去了,你自己搞定。”

没等电话那头的人回应,狄仁杰断讯关机一气呵成。

“……狄警官,你这样不会被扣工资吗?”

“我现在闲人一个,工资?见鬼去吧。”

雨更大了,几乎要看不清路,两人并肩走着。

“狄警官,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

“你跟我表哥怎么认识的?”

“李白?呵,那可是个很长的故事了。”

以雨为序幕的夜注定不会平静,黑暗中无人的小巷有什么一闪而过。

“元芳?”轻轻晃了晃李元芳的手臂,青年只是翻个身继续睡。

看恐怖片都能睡着,真是……狄仁杰摇摇头,走进卫生间,刚开机就被未接来电提醒淹没。

电话铃声在狭窄空间里格外突兀。

“喂。”

“四小时十六分钟。”电话那头的人怪笑几声:“翅膀硬了啊狄警官。”

“我的事与你无关。”

“OKOK,那么现在正在客厅里睡觉的小家伙呢?你也不管了?”

“什么意思!”狄仁杰冲出卫生间,为营造恐怖气氛并没有开灯的客厅,除了电视屏幕还多出一束红色瞄准光,正落在李元芳后脑勺上。

“你要什么?”

狄仁杰走到阳台挡住狙击手视线表明自己的态度。

“这就有得谈了。”那人道:“两点,东边码头会来一批货,我要你赶在贤者之前拿到手。”

挂断电话,狄仁杰默默点起烟,尼古丁刺激着肺部让头脑清醒,他回身看一眼沙发上背对自己的李元芳,随手取下晾在阳台上的外套翻出李白家。

雨从大开的玻璃窗飘进室内,李元芳翻身起来,他睡得浅,几乎在狄仁杰电话铃响同时就清醒了。

眯眼望着窗户大致估算了方位,李元芳离开前还贴心地将钥匙留在门口的地毯下面。

城市在雨中沉睡,心怀秘密的人却在睡梦中清醒。

小区门口停着辆吉普,空无一人的车厢里亮着灯,车钥匙还没拔,心知是那人安排,狄仁杰不多想,驱车去往东港。

远处城市的光照出一点事物的模糊轮廓,信号灯破开黑暗正向码头靠近。

码头突然亮起来,不知从哪里冒出一群工人,雨还在下,他们却感觉不到似的机械地重复着装卸工作。

那是……狄仁杰微微睁大眼睛,他看到两艘一模一样的船,一艘停靠在码头,工人们正在装货,另一艘即将进港。

打开夜拍模式,迷你DV尽职记录着电子眼所见一切,工人们搬运着一米见方的箱子,然后用另一种同样规格但封箱条排列不一样的箱子填补空缺。

狄仁杰越看越心惊,那艘船叫启明星,平日里为他们运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但他不知道还有另一艘启明星。

是谁在用启明星?他要的东西又在哪艘船上?想得太认真,雨点敲打铁皮棚的声响混淆听觉,待狄仁杰惊觉有人在他身后时迎接他的已经是狠狠敲在头上钢管。

眩晕,本能催促脑袋清醒,有血腥味,狄仁杰迷迷糊糊睁眼,恍惚中看到有人打架,他听到警笛声,在有人冲过来时又昏了过去。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