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空司

情如附骨毒,难解是相思

附骨毒

二、疑

圣上果然授旨博雅率人护卫唐使,进驻驿馆后博雅又见到了竹贞。

年轻女子斜倚门栏,手里把玩着大天狗的玉坠,眉头深皱。

“竹贞。”博雅上前打招呼。

“博雅大人。”竹贞慌忙见礼。

“叫我博雅就行了。”

“午间不知大人身份,多有冒犯。”竹贞并未改口。

博雅心中叹息,冠上权位高低后有些事情反而不便开口。

“大人是不是想问玉坠主人的事?”竹贞将玉坠托至博雅身前。

“是的,玉坠主人可能是我相识的人。”

“大人且问,竹贞知无不言。”

大概因为时间久了些,竹贞对遇见大天狗的地点记不真切,只说依使团的脚程,距京都两日路程。

按使团路线,竹贞偶遇大天狗应该在本州中部。

“靠近热田神宫吗。”博雅自言自语,他想起晴明曾提过草薙剑的事,大天狗出现在那里不会是偶然。

“博雅大人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什么了,坠子是否能交给我保管?”

“当然,竹贞相信博雅大人就是那位公子要找的人。”

交付玉坠时两人的手不小心碰在一起,竹贞红着脸缩回手,向博雅告别匆匆离开。

还是改天问问晴明的意见吧。博雅这么想着,收好玉坠,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

然而护卫使团的工作比预想中繁琐,几乎片刻离不得,博雅也只好压下想找晴明商议的心思,所幸离大天狗与竹贞约定的日子近了,如果到时候还没有大天狗的消息再找晴明商议也不迟。

时间恍恍过去。

“博雅大人。”竹贞抱着琵琶前来,看样子刚为使臣演奏完毕。

“有什么事吗?”

“今日是竹贞与那位公子约定的最后一日。”

麻烦了,博雅皱眉,大天狗没出现。

“还有。”竹贞浅叹一声,道:“使团即将归国,大人作为护卫使要护送上官到北渡,怕是要离开京都很久。”

“这样啊。”博雅陷入沉思。

“今天上官命竹贞习了新曲,且献予大人答谢初见时救命之恩。”

琵琶声响起,起手欢愉轻快,继而铿锵,嘈嘈切切听得人为之心乱,突然弦音一转变得细长绵柔,还未等人细细品味,乐曲突兀休止。

“没有了?”

“没有了。”

“真是首神奇的曲子。”博雅感叹:“不能说精妙绝伦,但忍不住沉溺,跟着曲子迷失。”

“大人谬赞。”竹贞轻笑:“曲子是一位不得心上人垂青的女子所作,乍见之欢,心乱似麻,最后错身而过。”

“也是位才女。”

“大人并未听懂。”竹贞垂首,淡淡道:“竹贞先行告退,大人若想知道那位公子的事,使团归国走的仍是来路,竹贞愿为大人指引。”

糟糕,正经事忘了。博雅懊恼,修书一封托人送去晴明府邸,只说自己不日将离京护送唐使归国,大天狗之事只字不提。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