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空司

情如附骨毒,难解是相思

附骨毒

四、离

长弓负于身后,许久未着坠饰繁复的官衣,武士不自在地动了动脖颈。

不知晴明和神乐怎么样了,晴明回信也只交代他路上警惕些。

“总是不把话说清楚。”博雅嘟囔着走出驿馆,今日他将护送唐使离京,一路往返少说半月,不知离开这段时间黑晴明会不会再打京都的主意。

使团出发在即,博雅思索再三决定前往最近的四神结界查看一番,未曾想在鸭川口见到了挂念之人。

晴明离渡口很远,神乐跟在他身边,奇怪的是小白并未与二人同行。

距离太远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博雅刚想上前打招呼,就见神乐扑进晴明怀里。

手无意识握拳,收紧。

“博雅大人,该出发了。”

寻来的竹贞在他身侧站定,望着远处相拥的两人,眉头皱起。

“走吧。”博雅这么说着,转身离开。

“晴……晴……”

“竹贞?”发觉竹贞并未跟上,博雅扬声唤了发愣的女子。

“啊?博雅大人!”竹贞慌忙追过去。

桥边

“晴明,我没事了。”神乐松开紧紧攥着的袖子,突如其来的眩晕,还好有晴明撑着才没倒下。

“呱,晴明大人找老朽何事?”

青蛙瓷器不知何时到的,神乐见了,道:“晴明,正事要紧,我休息一会儿就好。”

看神乐面色如常晴明才稍放心,拿出前几日从盗墓小鬼身上掉下的东西与青蛙瓷器探讨。

“呱,这个老朽不知,此等名贵之物晴明大人还是找知道的人问讯吧。”

“多谢。”

妖怪瓷器的步子一如既往左摇右晃,晴明望着青蛙瓷器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晴明,青蛙瓷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敢说。”

“为什么?”

“与此物原本的持有者有关吧,我知道该去请教谁了。”

蝙蝠扇轻轻敲打掌心,渡口处伴着航船出港的喧嚣半点染不上衣角。神乐仰脸望着晴明,就这样待在晴明身边就很安心了,她是这样想的。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