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空司

情如附骨毒,难解是相思

附骨毒

三、生变

晴明将信纸折叠收好,知道博雅没遇见麻烦事他才放下心。

倒转回博雅述职次日,晴明收到小妖捎来的酒吞童子口信,红叶不见了。
并非单纯失踪,而是被某位强悍的妖怪消灭。晴明得出结论后不免多看了眼半倚枫树的酒吞童子,对方并不像找茬的样子。

“别看我,本大爷知道不是你干的,京都出现一个能吞噬红叶的妖怪你不感兴趣?”

晴明无奈,想让他帮忙不妨直说。

“为何不见茨木童子?”

提到这个,酒吞皱起眉:“大概是觉得整天跟着本大爷无聊,找更强大的妖怪去了吧。”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晴明道:“你被自己说服了吗?”

果不其然,酒吞童子的表情愈发难看。

“晴明,本大爷还等着你的答案。”

目送红发大鬼走远,晴明低叹。方才他探到属于茨木童子的瘴气,与袭击红叶的妖气混在一起,说明红叶遇袭时茨木童子很可能也在。酒吞童子不会没发现这点,他站的地方刚好将茨木童子留下的痕迹遮掩。

这两只大鬼间一定发生了什么,然而晴明无暇深究,他刚召唤出红叶的随从想问些情况便遭到对方袭击。

“嘶……嘶……”盗墓小鬼口吐蛇声,双眼怨毒地盯着晴明。

蛇?有东西在脑海中闪过,晴明想不起是什么。

“破除污秽,急急如律令!”

符纸如离弦之箭袭向敌人,不等近身便像打上了阻碍物弹开。盗墓小鬼没给晴明第二次出手机会,几乎在符纸弹开瞬间她手里鬼气凝出不详黑火已逼近。

“晴明!”神乐与犬神赶到,犬神快一步冲到晴明身前。

“心斩!”

有琉璃破碎声,盗墓小鬼周身屏障在太刀下破除。
好机会。

“咒灭!”

盗墓小鬼惨叫一声化作黑气沉入地下,封印堪堪完成。

晴明松了口气,俯身拾起方才落在脚边的物件。

应当是盗墓小鬼屏障的碎片,像琉璃,也不完全是,唯独能肯定这物件出自妖怪之手。

“晴明,这是什么?”

“不知道。”晴明反复看了手里的东西,很熟悉,可惜想不起来。

“应该来自水里,或许青蛙瓷器能给我们提供些线索,但比起这个我更关心吞噬红叶的神。”

“神?”

“是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晴明道:“兽神。”

“回吧,方才多亏你们了。”

阴阳颠覆的世界,神明与妖鬼并行人世,是非功过无从衡量,唯一条准则至高无上——弱肉强食。

自枫林折返后晴明便埋首古籍寻找有关兽神的蛛丝马迹,一连数日不曾踏出院门。其间酒吞童子来过几次,带来的消息几乎都是晴明不想听的。

“黑夜山的结界没有松动迹象,不得不承认你有那么几下。”

“我想酒吞童子并不是会夸赞阴阳师的存在。”

“呵,或许在本大爷看来你跟阴阳寮里那群蠢货不大一样,至少没那么不可救药,这是你的荣幸。”

“如果每次见面尊上不是与我有血海深仇的模样我很乐意多位酒友。”

“本大爷的酒独饮就够了。”

“不知今天酒吞童子大人想告诉在下什么消息?”

“听说最近源博雅跟唐国来的女人走得很近。”

还未等晴明细问,博雅的手信便由式神转呈,待晴明看完信酒吞童子已不见踪影。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