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千音

对你的爱,会冷淡,但不会断

【限克】34、守岁、烟花与灯会(上)

我流abo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蒲公英alpha 皮皮限X茉莉omega 马克克

都是我编的

ooc

以上

————————————————

正式脱单的第一个年,妈妈说年后要搬家让马克克早点回去收拾东西,所以没等到皮皮限放假马克克一个人拉着行李箱回了家。

时间很快,在两人每天雷打不动一小时起步的睡前视频电话中日子划到除夕。

“陈朝哪天来接你?”

克妈妈正准备年夜饭,手里不闲,还有心思关心下儿子的恋爱情况。

“没说,过完年吧。”

马克克往饺子里包进枚硬币,因为包得太丑被老妈赶出厨房。

“你去收收,就仓库,给我亲家的拜年礼。”

“八字还没一撇呢急啥啊。”马克克嘟囔着走出门,仓库在院子另一头,大冬天的出趟屋冻手冻脚。

皮皮限的电话就是这时候来的。

“喂?”

“克克。”皮皮限说话一如既往又轻又慢。

“你在干什么呀?”

嗯,还有点黏人。

“家里准备年夜饭呢,我妈嫌我包饺子难看给我赶出来了。”

电话那头的某人默默放下手里不成型的饺子,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十二过去接你怎么样?”

“成,我妈今天还问我来着,过会儿我跟她说,我先挂了这太冷了。”马克克搓搓手准备开仓库门。

“行叭。”委屈小皮在线卖惨,可惜马克克不上当,不仅不上当,甚至还有点想笑。

“皮儿你今年几岁?啊?”

那边也笑了,道:“比你大一岁。”

“就四个月你也还意思拿出来提?”

“四个月也是大你好吧?”

一个月来每次通话都这样,从毫无意义的话题开始,争些毫无意义的问题,最后互道晚安结束,神奇的是马克克从来没觉得烦,大概因为是皮皮限吧,只不过马克克不太想承认。

又争了几句,马克克在仓库找到了妈妈说的拜年礼,于是准备挂电话。

“我妈让我拿点东西,晚上聊。”

“摁。”那边有些犹豫,马克克听出来了。

“还想说啥?”

“晚上一起跨年吧?有烟花,我给你直播。”

马克克不记得有没有对皮皮限说过自己无法拒绝他的任何邀请,合理的不合理的,困难的简单的,只要皮皮限开口,他只要一个选项。

“好啊。”他听见自己说。

“你别睡着就行,年年都说要跨年,然后自己先睡着。”

想起去年也约了马克克跨年结果睡忘了的皮皮限,有瞬间脸颊发烫。

“今年肯定不会了!”

“嗯。”那边的小朋友在笑。

“我等你。”


评论

热度(2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