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千音

对你的爱,会冷淡,但不会断

【限克】另类(哨向设定)

我流哨向

惯例勿升三别舞脸

ooc

以上

————————————————

0、

哨兵是怎样的存在?

【前方三百米发现敌人踪迹。】

他们敏锐。

【指挥塔呼叫前线,务必将敌方哨兵击杀在塔范围之外。】

【赤蝶收到。】

【女巫明白。】

他们服从。

【呼叫指挥塔!敌人携带了噪音武器!请尽快疏散守卫,请尽快疏散守卫!啊!】

【赤蝶赤蝶,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他们脆弱。

【女巫呼叫指挥塔!我们遇到了伏击,请求增援!请求增援!】

无线电那头,有人只动了动手指,信号再也无法传达指挥塔。

他们只是牺牲品。

1、

下雨了,不,应该说雨一直在下,从西塔被攻破天空就不曾停止哭泣,它用眼泪将亡魂的悲鸣洒向大陆的每一角,呜呜呀呀吵得每个听到消息的人神经紧张。

“你说这雨会下到什么时候?”

问话人音儿里还带着将睡未睡的慵懒,手指拨弄着吧台上倒扣的玻璃杯。

“不知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回话的人明显心情不佳,语速很快,语气也不是很好。

“我想这么大的雨,应该把你身上那股叛徒味冲干净了吧。”

“哼,谁知道呢。”话音未落,回话人像想起什么匆匆上了楼。

这是一间藏贫民窟里不起眼的三层小酒馆,开门时间非常随机所以平日里没什么客人,店主人只会偶尔在深夜将大桶大桶的酒装上马车运出城,并不与周围有太多交流,随意而神秘。

楼梯经历半个世纪的摧残依旧坚固,青年的步子落在上面稳而急促,他跑上三楼,然后抓着同样上了年纪的木梯爬上阁楼,在勉强能直起身挪动的狭小空间里有张同样狭小的床,男人从床头占到了床尾才勉强没露出点什么。

体温正常,呼吸平稳,精神图景稳定。男人已经脱离危险期的表象使青年松了口气。

“你们得尽快走。”

老板探出头,半个身子还缩在阁楼入口处。

“妈的。”青年骂了句,回头冲老板吼:“我当然知道我得尽快走!”

似乎对青年不友好的态度见怪不怪,老板只是懒洋洋打了个哈欠。

“雨停了。”

空气在那瞬间几乎凝固,青年懊恼地抓抓头发,又把恶狠狠的目光甩到还昏睡的男人身上。

“我给你一个金币,你把这人埋了怎么样?”

老板噗嗤乐了,顾及着青年处于崩溃边缘的情绪没笑太大声,只是抖着肩膀回道:“帮你杀了他我只能得到一个金币,把他活着交给塔我可是能得到十万纸钞。”

“认钱不认人的混蛋!”青年又骂了几句没用的,最后还是认栽,从口袋里掏出两枚金币扔向身后。

“今晚我们就出城。”

“得嘞!我安排!”

得到肯定答复的老板正要走,突然又想起什么爬回来,甚至直接坐在了木梯上。

“你想好去哪儿没?”

“还没有,总之我不能留在塔的地界儿,离开这鬼地方再想也不迟,没了追兵我才能好好解决精神连接的问题。”青年好看的眉几乎皱在一起。

“哪儿都行,只要逃出去。”

似乎被他的迫切感染,老板叹了口气,道:“去南边吧,我给你个地址,运气好的话那人应该还在那儿。”

“谁?”

“听说过glory吗?”

 

2、

马克克知道自己最近肯定点背,因为好运气全用在逃离那座困了他五年的监牢。

没有惊动守卫,追踪芯片卸除比实验时还要快了一两秒,他几乎悄无声息离开了东塔,直到最后一点用于迷惑守卫的精神节与本体断开都没有被发觉。

他是东塔能力最强的向导,即便在完全逃离东塔守卫迅速反应区才断开精神节也没有像普通向导一样耗费过量精力导致屏障破裂崩溃,只是这样高度集中的精神控制还是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对身体的支配。为了最快最省力到达东塔势力边缘,也为了防止塔的猎犬追踪到自己的气息,在河边找到一截枯木后马克克决定顺水而下前往下游的尼克加城,途中捡到了那个重伤的哨兵。

逃亡中的人自然没什么烂好心,况且一个失去意识的哨兵并不是什么好的救援对象,哨兵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虽然有很强的工作能力,一旦出现故障也必然是致命的,能吸引马克克冒着危险靠过去的是哨兵只剩了一截的臂章,虽然臂章大部分被焚毁,残余部分还是能辨认出西塔独有的青藤缠边。

一个西塔的哨兵?有意思。

马克克想了想,如果这个哨兵身上还有通行证那可就是头奖了。

他试着触探了哨兵的精神领域,没有回应,于是壮着胆子走上前肆无忌惮在哨兵身上翻找,当然,如果马克克预知这个行为让他不得不面对后来的一系列麻烦他宁可爬着进尼克加城也不会靠近哨兵半步,可惜他不是先知,所以当那股强悍的精神力袭击他的精神图景时他傻了。

 

3、

曾有研究指出哨兵与向导的精神结合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同类物质相融,是身体凌驾于意识之上的本能反应,用来确保自身安全。

马克克对这类废话一贯没兴趣,当时瞟了一眼就扔进角落,现在他就是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好好阅读那篇研究报告,如果他当时认真读过,或许就能知道现在这种离谱的场面该如何处理。

他,马克克,一个刚刚逃离东塔的叛逃向导,被捡到的重伤哨兵,精神集合了!

没有教学课上老师说的那种美妙,精神结合的瞬间马克克只感到头脑一片空白,他五感俱在,就是不知如何控制自己,只能任由身体抱起那个重伤的哨兵,所有妥帖的紧急处理都源自肌肉记忆,待他回神时哨兵身上最致命的伤口已经包扎完,他的精神向导瑟缩在一旁不敢靠近。

“鱼忆,回来。”

一贯乖巧的猫儿像被什么东西吓破了胆,它在能到达的最远处死死盯着两人,随时一副要攻击的模样。

这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马克克赶紧检查自己的精神图景,当意识海铺开时他总算明白了鱼忆的反常。除了永远阳光普照的海滩,在原本意识海的边缘多了片边界模糊的黑色,是另一个精神图景,他们突兀地衔接在一起,更确切来说,是结合,在马克克完全没防备的情况下他的精神图景被那片黑色入侵并部分吞噬,由此完成了精神结合。

没办法,为了不让哨兵影响自己,马克克只能背着伤者从下水道潜入了尼克加城。

 

4、

越想越气,马克克狠狠锤了下木桶,立刻被阻止。

“要记住你现在只是一桶酒。”

没错,一桶酒,酒馆老板把他们运出城的办法就是装进酒桶混在他要送出城的货物里。

从贫民窟到城门一共三个街口,即便将精神触手完全收拢并提前服下老板提供的伪装剂,马克克还是会为每个感知到的精神体神经紧张。

老板不紧不慢赶着马车,在看到守卫示意停车后扯住缰绳。

“又送一批啊?”

守卫显然与老板相熟。

“没办法。”老板点上烟,顺便递给守卫一支,得到个无奈的摇头。

“差点忘了。”他尴尬地笑两声,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瓶子扔向守卫。

“给兄弟们的,下次我请你们喝酒。”

车轮又转动起来,直到马克克能感知的精神体只剩了自己和老板,他终于等到酒桶被打开。

“你要怎么处理他?”老板靠在车上,手拢着火又点一支烟。

马克克跳下车,又检查了还在酒桶里的哨兵的状态,体征平稳,没有苏醒迹象。

“不知道,我现在只希望他醒着,我没办法带着个尸体跑路。”

“礼貌点。”老板笑道:“好歹是西塔王牌。”

“屁!”马克克跳脚:“西塔都没了他算什么王牌!”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等西塔缓过来,会有人找他的。”

顶级哨兵意味着什么马克克自然清楚,他只是一想到自己跟他精神结合了就糟心。

“别想了,我再送你们一程,下个村子有我朋友,他会安排你们住下。”

 

5、

老板的朋友并不是普通人。

“他可是西塔头牌。”老板笑着搭在人肩膀上。

“曾经的。”

“别说那些老黄历了。”朋友抢了老板的烟给自己点上。

“你怎么带个向导过来?”

“黑货,你看着安排给送南边去。”

“你认真的?”

朋友上下打量着马克克。

“不是这个,桶里那个。”

他提着油灯往酒桶里看,片刻后一脸严肃对老板说:“只有他一个?”

老板耸肩:“只捡到了这个。”

“他还有两个搭档,如果都能找到,我就给你抱抱熊最后一次的任务记录和报告。”

老板的表情瞬间变了。

“活的死的?”他紧紧盯着朋友。

“无所谓,只要能找到,或者有可靠的消息,我都把东西给你。”

他们对视,片刻后老板笑了。

“看来我的店要关门一段时间。”

“本来也没开门。”

马克克一直在听他们说,抱抱熊的名字让他想起了些什么。

“你是……”

“嘘。”老板竖起食指挡在唇边。

“秘密。”

6、

马克克躺在屋顶望着天空,东塔的天永远只有方寸,不像这里,空阔高远月朗星稀。

“还没睡?”男人爬上屋顶坐到马克克身边。

“睡不着,什么时候走?”

“等皮皮限醒吧。”

“啥?皮皮限?”

“你不知道?”男人惊讶。

“听说过名字,没见过。”

“我刚才检查了下他的状态,还不错。”

当然不错,马克克内心吐槽,都他妈跟老子精神结合了可不得当大爷供着!

结合断裂的痛苦马克克体验过一次,每次想起都后背发凉,只不过是半结合状态被迫终止都让他痛不欲生,如果现在皮皮限死了,结合撕裂……马克克不敢想。

像看出马克克陷入不好的回忆,男人递给他一支营养液。

“去休息一下吧,五小时后我送你们去南边。”

男人也是个哨兵,虽然马克克感受不到他的精神体,甚至感受不到任何一丝精神能量,但他确定。只有哨兵,或者说曾经接受过组织训练的预备哨兵才会精确挑选出适合向导用的营养液,加上一些无法改变的习惯,例如对向导的无条件包容,加之老板说他是曾经的西塔头牌,马克克似乎猜到了男人的身份。

“欲为。”他叫出那个不该再提起的名字。

“那年,东塔到底发生了什么?”

 

7、

马克克并不是一开始就在东塔,东塔曾经也不是他拼命想逃离的地方。那年他能力觉醒,在精神领域控制半个街区引发骚乱后被哨所押送到北塔。

一起送到北塔的还有另一个觉醒的少年,是个哨兵,也是马克克的第一个搭档。

“别害怕。”少年比马克克长了几岁,不像印象中哨兵的冷硬无情,他有张和煦的笑脸。

“新分化的哨兵向导会被安排在一起训练,我们搭档。”

少年是他的光,所以当他们北塔结业被分配到东塔,上级命令两人精神结合以组成固定搭档时马克克并没有反对。

那时的他对精神结合并不了解,只是由年长的向导训导指引着用精神触手去侵入少年的精神屏障,对,侵入,少年与他的适配度并不高,这是后来马克克才知道的。

结合终止于敌袭警报,于是他们顶着尚未融合完成的精神领域奔赴警报指向,他们的状态都被影响了,少年踩上反哨兵雷时马克克感到剧烈疼痛,结合断裂的痛楚让心脏仿佛撕碎,血液逆流,悲伤和愤怒将理智挤在角落,马克克眼前一片黑暗,他想吐,张嘴只呕出胆汁和胃液的混合物,最后他昏倒在原地,再醒来时物是人非。

马克克的能力在那次事故之后获得质的飞越,断裂的精神触手回缩时带回了哨兵的精神碎片,他获得更牢固的屏障,成了塔的关注点。无休止的观察和实验最终摧毁马克克的信念,好在他已经不是刚入塔的愣头青,他学会蛰伏,在暗中谋划,最后完美出逃。

对向导来说回忆痛苦并不是个好选择,他们本就是精神能量的集结站,稍有不慎就会负载,全线崩溃。

鱼忆再次离开精神领域,马克克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与他的领域相接的哨兵的领域正试图扩散,精神体发出警报。

要醒了?

 

8、

一年后

“增援!我们需要增援!”

废墟之上,只有哨兵还是活着的,也只是行尸走肉。

马克克架起狙击枪,在扣下扳机前,一道更快的身影撂倒他的目标,手起刀落,快得马克克差点没反应过来,目标生命体征消失。

“确认安全,over。”

内嵌式耳麦传来熟悉的声音,马克克收好枪跳下树,哨兵已经拆毁目标身上的定位装置,摘下臂章。

皮皮限,曾经的西塔王牌,如今的glory最强兵器。

“太冒险了。”他皱眉,面对哨兵无辜的表情又软了心肠。

“走吧,回去交差。”

两人并肩往直升机走,马克克很自然接受了皮皮限的负面能量,调低哨兵五感以便他能得到更好休息,虽然马克克并不喜欢自己的身份,但不妨碍他是个尽职的优秀向导。

拉掉伪装网,马克克登上驾驶位,一般来说哨兵更适合操纵,但皮皮限特殊,他对机械的恐惧在他们第一次搭档执行任务时被马克克清晰感知,精神结合就这点好,哨兵在他眼里就是近乎透明的存在。

皮皮限靠着舱壁休息,他的精神很平静,一年磨合足让他和马克克的配合成为一种习惯,天性使然,他对精神结合的向导无条件信任。

时间不长,马克克按猫子指示降落指定地点,落地那瞬皮皮限睁开眼睛。

主旋翼停止工作,马克克摘下耳机,转身对上皮皮限目光。

“伍六七接到消息,一周前有人在这片区域见到过苍狼。”

苍狼,赤蝶曾经的队友,皮皮限最后一次见他还是西塔被破那个雨夜。

“可能是敌人。”马克克感受着皮皮限的情绪波动,先给他打预防针。

“准备好了吗?”

皮皮限冲他点头

赤蝶永眠,灵魂破茧。

评论(2)

热度(2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